ENGLISH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媒体报道
公司刊物

返回
左手咖啡右手茶

  
  

                          春天/文

 横跨欧亚大陆,融汇东西文明;东罗马帝国、奥斯曼帝国曾在这里横空出世,又在这里轰然倒塌;这里曾是基督教文明征服西方的起点,最终却又皈依在了伊斯兰文明的怀抱;这里曾孕育了最辉煌的伊斯兰帝国,却又诞生了中东西化最彻底的世俗共和国。这就是土耳其,一片古老又现代、矛盾又和谐、呼愁又欢乐的土地。这个夏天,我的足迹从伊斯坦布尔出发,走过安纳托利亚高原,沿着地中海、爱琴海、黑海,把土西暴走了一遍。

 

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

帕慕克要用一部书来记录对这座城市的记忆,虽然我只在伊斯坦布尔停留了4天半,但这座城市却依然塞满了我的记忆。我的伊斯坦布尔之行是从博斯普鲁斯海峡开始的,抵达伊斯坦布尔的当天下午,在老城扔下背包就直奔位于欧洲一侧的金角湾码头,登上了博斯普鲁斯海峡巡游的游轮。

   

 

博斯普鲁斯海峡北连黑海,南通马尔马拉海和地中海,一道窄窄的海峡把土耳其分成了欧亚两部分,也让伊斯坦布尔成为世界上唯一横跨欧亚两大洲的城市。游轮沿着海岸线行驶,加拉塔大桥、耶尼清真寺、加拉塔萨雷大学、多玛巴切皇宫鲁梅利、各式各样的清真寺、依山而建的别墅群、宁静的小渔村,就像一副绚丽的卷轴在马尔马拉海两岸展开。吹着海风,欣赏着两岸如画的风景,不知不觉就到了博斯普鲁斯大桥,这座全长1560米的钢索吊桥,中间没有一个桥墩,就像一道彩虹连起了欧亚两块大陆,当游轮从穹顶一般的桥下驶过,确是非一般的壮观。博斯普鲁斯大桥再往前不远就是第二座欧亚跨海大桥,博斯普鲁斯海峡巡游到此也就踏上了归途。

回到码头,马路对面就是始建于1597年的耶尼清真寺,历史的比例尺在伊斯坦布尔这座古城里被无限放大,以至于拥有400年历史的耶尼清真寺,在这儿却只能被称为“新”清真寺。不过,当你走进著名的蓝色清真寺和苏莱曼清真寺,就明白为什么耶尼清真寺只能屈居在他们的光芒之下了。

蓝色清真寺不仅是伊斯坦布尔的标志,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土耳其符号。作为伊斯坦布尔最大的圆顶建筑,蓝色清真寺拥有30多个大小圆顶,层层叠叠地向中心聚拢,中央的大圆顶直径23.5米、高43米,在圆顶建筑的两旁排列着六座高耸的宣礼塔,当你第一眼看到蓝色清真寺就会立刻被它的宏伟的外观所震撼。走进清真寺,最吸引人的除了宏大而华丽的穹顶,还有遍布整个建筑的200多个窗户,阳光穿过窗户的彩色玻璃,洒在内墙镶嵌的两万多块蓝色调伊兹尼克瓷砖上,让整个清真寺充满柔和迷幻的光线,这也为什么这座原名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的建筑会被人们称为“蓝色清真寺”的原因。相比游人如织的蓝色清真寺,苏莱曼清真寺则更像一座真正的宗教圣地,巨型石柱撑起高高的拱顶,两千多盏围成圆环的玻璃吊灯从穹顶上垂下,就像群星闪耀的苍穹,即便我这样的异教徒也能感受到信仰的力量。

来到伊斯坦布尔还有一座建筑,一定不能错过,那就是被誉为“改变了建筑史”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圣索菲亚大教堂由东罗马帝国皇帝查士丁尼一世下令建造,于公元537年完工,一直到1519年之前都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1453年奥斯曼帝国攻占君士坦丁堡,苏丹穆罕默德二世下令将大教堂改造为清真寺,不过并没有毁去整个建筑,而只是在内墙用灰泥将基督教镶嵌画覆盖了事,并在四周悬挂起了直径长达7.5米的绿底金字圆牌,上面用阿拉伯书法写着真主安拉、先知穆罕默德、四位哈里发以及穆罕默德两个孙子的名字。圣索菲亚大教堂代表了拜占庭式建筑的最高成就,它首次采用了帆拱结构,使得建筑物可以搭建更高更大的圆顶,它所树立的这种建筑范式,深刻影响了后来的伊斯兰建筑和俄罗斯建筑,所以奥斯曼苏丹才可以把大教堂改造为清真寺却毫无违和感。土耳其共和国建立后,大教堂变成了博物馆,并对原有的基督教镶嵌画进行了恢复,然而神奇的是,在同一座建筑里,基督教文明与伊斯兰教文明剧烈碰撞,安拉与耶稣共处一室,两种宗教、两种建筑风格和装饰风格居然如此水乳交融,如此和谐。

在伊斯坦布尔看大教堂和清真寺是必不可少的功课,但这并不是伊斯坦布尔的全部,地下水宫、老皇宫、多玛巴切皇宫、考古博物馆、加拉太塔、塔克西姆广场……伊斯坦布尔有太多让人流连驻足的理由,更吸引人的还有老城区那迷宫般的小路,古老沧桑的老房子和石板街,就像帕慕克说的那样:只有当我们从街头缝隙或无花果树夹道的巷弄中瞥见这些建筑,或者看见海洋的亮光投射在建筑物的墙上我们方能说是欣赏如画之美。而这如画之美,就留待每个游客自己慢慢找寻了。

魔幻之城:卡帕多西亚

如果你没有到过卡帕多西亚,就等于没有来过土耳其,而如果你没有住过岩洞酒店、坐过热气球、钻过地下城,就等于没有来过卡帕多西亚。

 

卡帕多西亚被称为地球上最好的热气球飞行地之一,这里也留下了我的土国之旅最难忘的记忆。清晨5点半的卡帕多西亚,天正蒙蒙亮,人们就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位于格雷梅山谷的热气球起飞地,随着燃烧器的烈焰喷吐,球囊逐渐膨胀、热气球缓缓升起,大地变得越来越远,周围各种五彩缤纷的热气球次第升空,最后整个天空都成了热气球的世界,真是美一塌糊涂!卡帕多西亚的空气十分通透,月亮还挂在天边,太阳已渐渐升起,金色的阳光洒满每个人身上,从吊篮里可以完整地俯瞰当地独特的地貌,层峦叠嶂的褶皱山谷、峥嵘高耸的“仙人烟囱”,奇特的地貌就象是来到了外星球。热气球升空后,高度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机师会不时调整飞行高度,让乘客可以领略不同的飞翔体验,最高时的高度约为1000米,而低空飞行时甚至可以清晰地看清地面的行人,有些机师还会玩些花活,比如擦着山体飞过、在空中悬停之类的,让飞行更加刺激。整个飞行历时1小时,最后热气球会稳稳降落在拖车上,机师还会和游客一起开香槟庆祝,并给每个游客发一份飞行证书。

     

 

飞行结束后,热气球公司会把每位游客送回酒店,不过在卡帕多西亚住酒店,可一定要住岩洞酒店才不枉此行。卡帕多西亚地区夏天酷热冬天寒冷,地面上最盛产的就是各种形状奇特的火山岩,于是当地人干脆就地取材,在山岩上开凿洞穴作为民居,直到今天部分地区还有居民继续住在上百年历史的岩洞中,而在卡帕多西亚的核心区格雷梅,这些岩洞民居则大多被改造成了岩洞酒店。酒店外表原始粗犷,内部却别有洞天,从楼梯到客房,全都是依据山体结构在整座山岩上精心开凿出来的,因此几乎找不到两间一模一样的客房,而每一间又充满异国情调。坐在酒店顶楼的露台上,吃着土耳其风味的早餐、配着店家自制的果酱,一眼望去,小镇上怪石林立、高耸的山岩上全是蚁穴一般的岩洞酒店,还真有点“摩登原始人”的感觉。

 

 

除了这些地面奇观外,卡帕多西亚还有一种独特的景观——地下城。在东罗马帝国早期和奥斯曼帝国入侵时期,受迫害的基督徒纷纷将这里作为避难所,开始大规模修建地下城。我去的德林库尤地下城是当地也是世界上最深的一座地下城,深入地下将近60米,共有8层,最多可同时容纳2万人。地下城里不仅有卧室、厨房、餐厅、酒窖、鸡舍、学校、教堂等各种生活设施,还有通气管道、给排水系统和各种机关,以随时和来犯之敌展开地道战。在阴暗幽深的地下城里穿梭,除了新奇之外,也不禁被这些基督徒坚韧的意志和强大的信仰所折服。

飞越地中海:象风一样自由

    土耳其的蓝绿海岸素有盛名,而更让我留恋的则是在地中海上的自由翱翔。清晨9点,从死海边上海拨2000米的山顶起飞,地中海上空的风实在太大了,以至于还没跑出山崖,迅速张开的滑翔伞就一把把人拽上了天空。山顶的气流剧烈而寒冷,即便穿着牛仔裤和长袖夹克,还是感觉凉意刺骨,心情也不免紧张起来。

 

    不过很快紧张就被兴奋取代了,天空下的地中海实在是美得令人发指,翠绿的群山尽头是无边无际的大海,大海与陆地之间镶嵌着长长的白沙滩,湛蓝深邃的海水从远到近逐渐变成清澈见底的孔雀绿,升腾的水汽象云雾一样缭绕在海岸线上方,山谷间点缀着一座座红色的度假酒店,看得人心都醉了。身后的教练也许是嫌还不够刺激,让我收好相机,开始大玩特技,在空中大幅度地旋转、侧翻、俯冲,感觉整个人都要弹出去了,连我这么没心没肺的人几分钟后也撑不住了,赶紧喊停。

 

和几年前在尼泊尔的博卡拉飞滑翔伞相比,在地中海飞,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体验。地中海的起飞高度是博卡拉的两倍,而且风力极大,除了同行的两张伞外,视野之内完全看不到其他的伞在飞,仿佛整个天空都是属于你的,但是等到降落时再仰望,其实天上的伞花并不少,只不过地势太开阔了,所以飞翔时都几乎感觉不到其他滑翔伞的存在,多了几分天高任鸟飞的豪迈。博卡拉的飞行则高度低、风速平稳,视线所及尽是伞花,雪山、绿湖环绕,更像是滑翔伞中的婉约派,更适合十七八岁软妹纸初次飞翔。整个飞行历时30分钟,最后会降落在海滩上,若是意犹未尽,你还可以和我一样继续坐上游轮,来一趟地中海巡游,从天上、船上感受一番不一样的地中海风情。

当奥斯曼遇见东罗马

    许多人或许不知道,要寻访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罗马文明遗迹,既不在意大利也不在希腊,而是要到土耳其。

从希腊城邦时代开始,以弗所便是爱琴海岸最重要的城市之一,在罗马共和国时期,这里已是罗马之外最大、最美丽的城市,到了东罗马帝国时期,这里则已成为整个小亚细亚地区的商业、政治和文化中心。在宗教史上,以弗所也占有重要的地位,这里曾经有过被誉为古代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古希腊阿尔忒弥斯神庙;这座不止一次出现在圣经中的城市还是早期基督教的中心,使徒约翰、保罗、圣母玛利亚都与以弗所有着不解之缘。每天前来旅行朝圣的游人,尤其是欧洲游客络绎不绝,这也是我的土耳其之行中,旅行团人潮唯一能和国内黄金周一较高下的景点。

  

    沧海桑田,曾经的爱琴海岸的港口城市,小亚细亚最繁华的大都会,如今静静地隐匿在小山村塞尔丘克的郊外,唯有那些宽阔的大理石大道,可容纳上万人的圆形大剧场,高大宏伟的塞尔瑟斯图书馆、哈德良门、赫拉克勒斯门,还有众多的神庙、罗马浴室、市集的遗迹,还在静静地诉说着古城旧日的荣光。

    以弗所之行最大的遗憾就是以弗所博物馆正在大修,至少要7、8个月都无法开放,不过幸好还有安塔利亚博物馆。这是我在土耳其逛得最过瘾的一座博物馆,一整个展馆走下来几乎就是一部古希腊、古罗马文明史。大理石雕像馆里,那些耳熟能详的古希腊诸神,宙斯、赫拉、雅典娜、阿尔忒弥斯、阿波罗、赫尔墨斯、美惠三女神、赫拉克勒斯……声名赫赫的罗马大帝,图拉真、哈德良、塞维鲁、奥勒留……一个个栩栩如生地站在你面前,那是何等的壮观。在伊斯坦布尔考古博物馆,几个古罗马大理石棺就可以当作镇馆之宝了,但在这里,罗马大理石棺多到摆满整整两大展厅!如果你在土耳其只能去一座古罗马遗址,那就去以弗所吧;如果你在土耳其只想逛一座博物馆,那就来安塔利亚博物馆吧。

   

    土耳其的古罗马记忆只能在那些断壁残垣和博物馆里寻寻觅觅,而奥斯曼的历史却可以在那些保存完好的老城古镇里细细品味,而番红花城则是其中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奥斯曼古城。在奥斯曼土耳其时期,这里既是番红花的种植和贸易中心,又是连接东西方商路的商贸重镇,如今这座小小的山城里仍然保留了2000多座当年的古民居,我住的这家旅舍就是由一座18世纪的老房子改造而成的。

番红花城位于一片青山翠谷之中,山坡上层层叠叠遍布着白墙红屋顶的老房子,城内的老街小巷曲径通幽,高低起伏的石头路被岁月打磨得油光滑亮,院子里的野花和蔬果自由地生长,走在小城的路上,还不时可以看到陆龟慢悠悠地过着马路。虽然这里已是土耳其最著名的国家名片之一,还在1994年入选了世界文化遗产,但所幸还不招旅行团待见,小城生活还是那样的淳朴宁静。老清真寺的叫拜声几个世纪也不曾间断,六百多年历史的土耳其浴室里依然热气蒸腾,古驿站里不过是换了旅人,绵延几代人的铁匠铺子,还在传承着祖上的手艺。在这座土耳其“最奥斯曼”的小城里,时光的沙漏仿佛已停止流动,远方的旅人们可以在这里尽情地体验活的历史,享受淳朴温暖的乡村时光。

这个站在东西方文明十字路口的古老国度,实在是有太多值得流连的美景,太多值得细细回味的历史,还有那些无处不在、黏人又傲娇的喵星人。土耳其现在已经放开了电子签证,只有有任何一个有效申根签证或经合组织国家签证,就可以轻松办理电子签。背上你的行囊,来体验一下东西文明交汇,看看古罗马与古奥斯曼,尝尝地道土耳其烤肉,吹吹地中海和爱琴海的风,玩玩热气球和滑翔伞,左手咖啡右手茶,来一场特别“土”的旅行吧!

        
 
福建星网锐捷通讯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4 闽ICP备10011049号-1
地址:福州市金山大道618号橘园洲星网锐捷科技园(金山园)
福州市闽侯县上街镇高新大道9号星网锐捷海西科技园(海西园)
新网锐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