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媒体报道
公司刊物

返回
双面伊朗

  
  

/春天

三年前,在印度斋普尔,第一次被充满浓郁波斯风情的琥珀堡深深吸引,去伊朗的想法便开始长草。直到今年,随着伊核问题六方谈判的形势越来越明朗,持续30多年的对伊制裁解禁在即,想必用不了多久,伊朗就会沦陷在蜂拥而至的中国旅游团铁蹄之下,我决定不再等了,于是便趁着国庆假期独自踏上了这块充满迷雾的土地。

逃离德黑兰

对大多数的旅行者来说,关于德黑兰最深的印象,便是来自那部美国电影《逃离德黑兰(Argo》。往事的孰是孰非已经不是我这个局外人可以断言的,不过原美国大使馆这么标志性的历史遗迹却不能错过,在酒店扔下行李,便直奔美帝遗址而去。

Taleghani地铁站一出来,DOWN WITH USA的反美涂鸦便扑面而来。马路对面就是原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的旧址,35年前发生在这里的那一幕,不但改变了伊朗的命运,也改变了整个中东地区的政治格局。原大使馆的一部分现在已经成了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军营,高墙之上布满了铁丝网和摄像头,面对着人行道的一侧围墙画满了反美宣传画,一边是美帝国主义的飞机导弹,一边是鲜花与和平鸽,自由女神像、星条旗等美帝符号,在伊朗革命者的画笔下了变成象征战争与邪恶的骷髅女神、铁丝网和左轮手枪,而领导这场革命的精神领袖霍梅尼则在伊朗国旗和鲜花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悲悯高大。大使馆旧址周围并没有特别的安保措施,步履匆匆的行人早就对这一切熟视无睹,我一路走一路拍,还试图进大使馆里转转,不过被门卫客气地请了出来,并没有网上传言的动作太大会被革命卫队请进去喝茶那么恐怖。

除了美国大使馆旧址、自由塔、霍梅尼墓等政治建筑,以及古勒斯坦宫、萨德阿巴德宫等欧化多过波斯风的宫廷园林外,德黑兰的景致乏善可陈,倒是堵车、雾霾等大城市病一样不少,停留了一天半,我就逃离了德黑兰,无关政治无关宗教,只是因为这里的乏味。

帝国余晖设拉子

不到长城非好汉,若没到过波斯波利斯又怎敢说来过伊朗呢?波斯波利斯位于伊朗南部城市设拉子的远郊,这里曾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国都,这个波斯人所建立的王朝一度横跨欧亚大陆,成为波斯文明走向世界的起点。

公元前520年,“万王之王”大流士一世开始修建波斯波利斯,历经大流士一世、薛西斯一世和阿塔薛西斯一世三代70年才建成。公元前330年,亚历山大大帝东征横扫波斯,一把火把这座宏伟的都城付之一炬,于是今天我们便只能在一片断壁残垣中追忆波斯帝国往昔的辉煌了。

进入波斯波利斯遗址,迎面便是巨大的万国门,万国门上刻着人首牛身鹰翼的守护神,门后是一个由四根石柱支撑的大厅,当年波斯称雄万国来朝时,使节们要先通过万国门才能进入宫殿,如今的万国门只剩下残存的神兽和三根巨柱诉说着阿契美尼德王朝昔日的荣光。走过万国门,便是长长的行军道,威风凛凛的狮鹫格里芬,石柱密布的百柱宫,富可敌国的薛西斯宝库。

遗址的正中间是占地广阔的阿帕达纳宫,这里曾经是波斯国王接见各国使节的觐见大殿,宫殿的主体建筑早已毁于战火,而通向大殿的石阶却完整的保留了下来。在阶梯上装饰着大量的浮雕,详细记录了当年波斯属国往来朝贡的盛况:阶梯上的花朵和绿树分别代表了一年的12个月和生命之树,狮子扑咬公牛的浮雕则象征着冬去春来,朝贡队伍中蓄着长须的波斯武士们身着长袍,手持长矛、盾牌,背着弓箭分列两侧;各国使节或手持鲜花,或怀抱羔羊,或牵着骏马、绵羊、耕牛、骆驼、狮子等牲畜猛兽,或手捧陶罐、花瓶、金银珠宝,摩肩擦踵列队而入。看着这些历经2500多年依然栩栩如生的浮雕,废墟上的碎片残章立刻变得鲜活起来,仿佛亲历那段恢弘壮阔的波斯历史。

在波斯波利斯不远处,还有一处孤悬于荒漠中的石山,山崖上开凿了四座巨大的波斯帝陵,分别安葬着大流士一世等四位阿契美尼徳王朝波斯大帝,在这四座波斯帝陵下方,则雕刻着七幅波斯萨珊王朝的浮雕,记录着波斯帝国再度崛起的辉煌。其中最著名的一幅就是沙普尔一世大败罗马军队,将生擒的罗马皇帝瓦勒良当做上马石的浮雕,堪称波斯帝国最耀眼的一刻

在设拉子城内,还有一处“名胜”不可不去——粉红清真寺。说是“名胜”,其实这座清真寺无论在历史还是宗教上的地位都不高,在当地人中也不算什么著名清真寺,不过在中国游客尤其是各路小资心目中却是在设拉子必去的朝圣之地。不同于传统清真寺高冷肃穆的调性,这座小清真寺祈祷大厅的外墙镶嵌着落地花窗,大厅内铺着彩色的波斯地毯,清晨,当阳光穿过花窗,斑斓瑰丽的光影撒满祈祷大厅,仿佛欧洲老教堂一般,然而触目所及却又是满满波斯情调的穹顶、彩釉瓷砖和伊斯兰纹饰,充满迷幻色彩,说它是伊朗最浪漫的清真寺一点也不为过。

醉美伊斯法罕

行走在伊朗,每个伊朗人都会对你说:伊斯法罕一定不能错过!伊斯法罕对于伊朗的意义,犹如伊斯坦布尔之于土耳其,这座位于伊朗中部的丝路重镇,曾经是东西方贸易的重要枢纽,一时商贾云集富甲天下,故而又有“伊斯法罕半天下”的说法,而位于伊斯法罕市中心的伊玛目广场,则至今仍然绵延着这座波斯古城的繁盛。

伊玛目广场的波斯原名叫Naqsh-e Jahan,意为世界典范,伊斯兰革命后才改叫伊玛目广场公元1602年萨法维王朝的阿巴斯大帝迁都伊斯法罕后,兴建了这座世界第三大的广场(其它两座都在我朝),广场上汇集了萨法维时代最精美的建筑珍品,包括沙阿清真寺、谢赫洛弗拉清真寺和阿里卡普宫,广场的四周则被热闹的大巴扎包围着,广场中央曾经是阿巴斯大帝的马球场,如今则是一个巨大的喷水池,广场的西北角则是阿巴斯大帝接见外国使节的四十柱宫。

伊玛目广场是波斯建筑的集大成者沙阿清真寺华丽繁复的装饰艺术与奇妙的声学设计,谢赫洛弗拉清真寺瑰丽的色彩与精致的祈祷厅,阿里卡普宫里美学与声学完美结合的音乐厅,都堪称是波斯清真寺建筑与世俗建筑的巅峰之作,来过伊玛目广场之后,再看其它的清真寺总觉得有些简陋;伊玛目广场还是伊斯法罕的商业中心,这里有伊朗最好的手工艺人,无论是依然沿用传统工艺纯手工打磨的波斯地毯、细密画、驼骨画、米娜,还是伊朗特产开心果、GAZ、番红花、椰枣、玫瑰水,在大巴扎里都能一站购齐;伊玛目广场还是当地人聚会野餐的休闲中心,每到黄昏时分,谢赫洛弗拉清真寺的圆顶从黄色变成粉红色,沙阿清真寺的蓝色大门在灯光下越发醇厚深邃,人们散落在广场的绿地上、喷水池边,聊着天吃着东西发着呆……如果要一个爱上伊斯法罕的理由,伊玛目广场就足够了。

而对于我,伊斯法罕如此令人难忘,除了悠久的历史、伟大的建筑和丰富的文化,还有“捡”我回家的伊朗朋友们。

在亚兹德到伊斯法罕的长途车上,我认识了一个伊朗女孩儿Nigar,因为我的酒店和她家顺路,所以她就想蹭一下我的的士进城,我欣然同意。谁知道我预订的由古宅改建成的民宿实在是太难找了,司机怎么都找不着,电话联系老板让他出来接我一下居然也不同意,折腾了半天,最后Nigar说,你跟我走吧。我原以为Nigar会带我去找另一家酒店,没想到她直接就把我给“捡”回她阿姨Nana家了。于是接下来的三天,我便成了Nana家的编外家庭成员,我们一起品尝Nana做的各种伊朗家常菜,看哈柱桥、逛大巴扎,交换旅行心得,聊着两国的文化差异,还有那些在酒店里、大巴上永远不会有人和你谈及的禁忌话题。Nigar还邀请我和她的朋友们的一起去郊外野餐、抽水烟,参加她高中同学Fahimeh的生日趴。这次伊斯法罕的意外被捡,让我看到了伊朗的两张面孔,宗教的世俗的,传统的现代的,合法的非法的,真实的和被误读的世界所看到的和面纱之下,自然对这块土地又多了几分理解和牵挂。

风塔与玫瑰

在伊朗,古都有古都的韵味,小城亦有小城的风情,比如同为沙漠小城的亚兹德、卡尚。

亚兹德又被称为“风塔之城”,所谓风塔,就是屋顶上用土砖和夯土筑成的通风管道,高耸的风道能捕捉到哪怕是最微弱空气流动,并通过风道降温、送入室内,就成了天然的空调系统,所以虽然室外烈日炎炎,但是在室内却丝毫不觉得热,反而不时有凉风拂面,沙漠人民的聪明才智全用在防暑降温上了。在亚兹德,随便登上一座庭院的屋顶,放眼望去,黄褐色的夯土小屋、迷宫般的街巷、林立的风塔,让这座小城的天际线充满了异域风情。

作为沙漠中的贸易中转中心,亚兹德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过往,当年马克·波罗路过此地时,将亚兹德描绘成“一座非常精致、美妙的城市和商业中心”,而这精致美妙则在传统波斯庭院里体现的最为充分。传统波斯庭院通常为下沉式建筑,先要走下一段台阶,进入院内,庭院低于地面,上有天井,再蒙上布幔,既可避免曝晒又不影响采光,一些大型庭院往往还有长方形的水池、喷泉和绿树营造的庭院花园,屋顶上则风塔耸立,充分兼顾了采光、保暖降温和通风的需求,庭院内的建筑则大量运用了浮雕、镜片镶嵌、细密画等波斯装饰艺术,整个庭院堪称建筑与艺术的完美结合。

“玫瑰之城”卡尚不但以盛产玫瑰著称,这里还有伊朗规模最大最美丽的传统波斯豪宅建筑群。在卡尚的阿拉维大街,一座座传统波斯豪宅比邻而居,这些波斯豪宅除了占地广阔、规模宏大,曲径通幽的回廊设计、精美绝伦的墙面与穹顶装饰艺术更是一大看点,难得的是这些当年的巨商大贾们的豪宅虽然奢华,艺术品味却非常高,都是土豪,为毛古代的和现代的,中东的和天朝的就差距这么大捏?如今许多古老的波斯庭院都被改造成了酒店,你只要看到酒店名称里有Traditional字样的,多半都是由传统老宅改建而成的,来伊朗一定要在这样的庭院酒店里住上一次才不枉此行。

当我要启程前往伊朗之前,我的朋友们无不担心我的安全,可是当你去过之后就会发现,伊朗也许是中东最安全的旅行地了,尤其对于倍受欢迎的中国人而言。在CNNBBCCCAV上,你看到伊朗也许是强硬、神秘甚至邪恶的,但是当你走进这个国度,你就会发现,它也是柔软的、热情的、世俗的,真实的伊朗也许并不像你在旅途中看到的那么美,但是也不像媒体上看到的那样邪恶。有一句话也许可以完美诠释矛盾的伊朗,一个有着两张面孔的伊朗:对于西方,他们意味着中东;对于阿拉伯地区,他们是波斯;在伊斯兰世界,他们是什叶派;在国际社会,他们是伊朗!

        
 
福建星网锐捷通讯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4 闽ICP备10011049号-1
地址:福州市金山大道618号橘园洲星网锐捷科技园(金山园)
福州市闽侯县上街镇高新大道9号星网锐捷海西科技园(海西园)
新网锐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