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04期NO.103


《星网锐捷》顾问:
黄奕豪 阮加勇 黄昌洪 李怀宇 刘万里 郑维宏 郑炜彤 赖国有 张翔

《星网锐捷》编辑委员会:
主任/ 张翔
编委/ 刘忠东 郑宏 魏和文 刘灵辉 余圣争





更多往期回顾(旧版)
↖ 返回

5G时代:新基建引领新一轮产业革命

面对疫情全球大流行、国际金融危机、欧美经济深度衰退、中美贸易摩擦、转型升级等重大挑战,我国旗帜鲜明倡导“新基建”。

“新基建”已然成为国策。4月1日国家最高领导人在浙江考察时强调,“要抓住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赋予的机遇,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抓紧布局数字经济、生命健康、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大力推进科技创新,着力壮大新增长点、形成发展新动能。”

image.png

通信基础设施是信息互联网时代的“高速公路”,为数字经济提供基础设施底层支撑,是世界各国发展高科技和保障战略安全的必争之地。1G到4G曾是欧美主导的时代,2010年美国率先开启4G商用,随后带动了一批移动互联网应用的快速发展。未来5G将以万亿级美元的投资拉动十万亿级的下游经济价值,成为大国竞争的关键。

根据ITU的愿景,5G将主要面临三大应用场景:增强移动带宽、大规模物联网、超高可靠低时延通信。eMBB场景要求大带宽,对应的是人与人之间极致的通信体验,对应的是3D/超高清视频等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mMTC和uRLLC则是物联网的应用场景,mMTC要求广连接,满足物与物之间的通信需求,面向智慧城市、环境监测、智能农业、森林防火等以传感和数据采集为目标的应用场景;uRLLC对时延和可靠性具有极高的指标要求,面向如车联网、工业控制等垂直行业的特殊应用需求。我国亦为 5G 技术定义了四大应用场景:连续广域覆盖、热点高容量、低功耗大连接和低时延高可靠,主要是进一步把移动宽带划分为连续广域覆盖和热点高容量。

image.png

移动通讯技术每十年更新一代,目前经过1G到4G的演进。1G-4G传输效率不断提高,应用场景不断扩展。5G网络具有低时延、广连接、大带宽三大特点,后续将会促进物联网、车联网、VR、AR等应用场景的不断成熟,推动社会进步和人类生活方式的变革。

image.png

5G对经济的贡献可分为直接和间接两个方面。5G直接贡献为带动电信运营商、相关设备企业和信息服务业务的快速增长。在5G商用的初期,电信运营商首先投资于5G基站等网络基础设施,拉动对于5G设备的投资;在5G商用的中后期,大量社会资本涌入,成立相关互联网企业提供5G相关信息服务,带来大量收入。5G的成熟会激活现有行业并创造新的场景与需求,间接刺激经济的增长。5G技术首先能达到eMBB标准,促成AR/VR等家庭娱乐需求的率先成熟,带动终端设备及内容的爆发。随着网络建设的逐步完善,达到高可靠低时延和大带宽标准后,工业4.0、车联网、智慧城市、智慧医疗等广阔的场景也会逐步被激发。

中国移动通讯行业经历了1G空白、2G落后、3G追随、4G同步的发展历程,今天我们终于在5G时代走在了前沿,在标准制定、产业链配套等方面拥有了话语权。历史经验表明,基础设施建设必须具有一定的前瞻性,才能将先发优势转化为产业生态优势,牢牢掌握新一轮全球科技竞争的制高点。我们应推动以5G为代表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深化产学研融合,并促进5G与工业互联网、车联网、人工智能等垂直行业应用融合发展,加速形成5G创新生态。

我国将5G引领纳入国家战略。5G布局以政府为主导积极推动产业发展。我国政府高度重视5G发展,提出“5G引领”的发展目标将5G纳入国家战略,在《“十三五”规划纲要》、《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等规划中对5G发展做出明确部署,要求在5G方面成为技术、标准、产业、服务与应用的领先国家之一,综合竞争实力和创新能力进入世界前列。为实现该目标,在国家层面支持下,从制定标准、研发、网络基础设施技术、建立产业链到参与重点应用情景等方面。

中国政府积极扩大标准制定的影响力。2013年,我国工信部、发改委及科技部联合成立了IMT-2020(5G)组织,积极推进标准的编制,后续国内及国际的移动通讯运营商及设备上均纳入组织。目前我国5G方面标准必要专利达到全球第一的水平。研发方面,政府积极推动5G产学研一体化。在推进组框架下,政府规划并指导完成了全球首个5G测试项目,并在2018年底提前完成第三阶段的5G技术研发测试。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上,中国倡导新基建并利用财政政策大力扶持。2019年12月初,中国5G基站数量已经达到了12.6万个。工信部表示2020年底争取实现全国所有地级市覆盖5G网络。产业化方面,政府一方面积极推动5G商用,另外培育成熟的生态环境,促进下游应用的开发。2019年6月,我国工信部正式向三大运营商及中国广电下发了5G商用牌照,10月份三大运营商纷纷推出了5G套餐,我国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积极的政府支持和产业资本投资帮助中国形成了一个自给自足的5G环境。我国致力打造由设备制造商、芯片供应商、电信运营商、应用和平台提供商组成的丰富生态系统。随着对5G服务需求的增加,应用程序开发商等新公司和设备销售将会蓬勃发展。这将为电信和硬件制造商带来新的收入,并使互联网公司和应用程序开发商在较长时期内受益。

新基建,抢占全球新一代信息技术制高点

以5G为代表的新型信息基础设施为智能经济的发展和产业数字化转型提供底层支撑。人类在18世纪进入蒸汽时代,19世纪进入电气时代,20世纪进入信息与互联网时代,随着未来人工智能技术逐渐成熟,21世纪将步入智能时代。智能社会由三个战略核心组成:一、芯片/半导体,即信息智能社会的心脏,负责信息的计算处理;二、软件/操作系统,即信息智能社会的大脑,负责信息的规划决策、资源的调度;三、通信,即信息智能社会的神经纤维和神经末梢,负责信息的传输与接收。

在数字经济浪潮下,5G就如同“信息高速公路”,为庞大数据量和信息量的传递提供了高速传输信道,补齐了制约人工智能、大数据、工业互联网等在信息传输、连接规模、通信质量上的短板;人工智能如同云端大脑,依靠“高速公路”传来的信息学习和演化,完成机器智能化进程;工业互联网如同“桥梁”,依靠“高速公路”连接人、机、物,推动制造走向智造。5G使万物互联变成可能,将推动整个社会生产方式的改进和生产力的发展,对整体经济社会发展具有明显的辐射作用,也是当前及未来各国科技竞赛的制高点。能否抓住智能时代变革的机遇,是中国建设现代化强国的关键。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两院院士大会上的重要讲话指出:“世界正在进入以信息产业为主导的经济发展时期。我们要把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融合发展的契机,以信息化、智能化为杠杆培育新动能。”

转载自《泽平宏观》